“硬汉”安藤忠雄的建筑之旅


  安藤忠雄的建筑屹立在巴黎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地上铺着广岛原子弹爆炸的碎片,引人冥思。“在今天这个视觉消费的时代,谈精神和永恒是稀有的,也必然是孤独和偏执的。”MAD建筑事务所创始人马岩松在为《建筑家安藤忠雄》作序的时候这样写道。让我们以安藤忠雄之名,开启一场旅行吧。


  厚积薄发的建筑旅行


  安藤忠雄生于1941年,如今已是古稀之年,依日本劳动法,他早已超过了退休的年龄,但他依然像晚年的路易斯?康一样,每天带着极大的工作热情,去自己的建筑设计事务所,去世界各地旅行观光,参加各大城市的建筑工程竞赛,还花大量的精力去大学讲学,宣告他新的“海上森林”的植树目标。我们从他身上一点也看不到他投身建筑业四十余年来的疲倦感,也看不出这位全球风靡的建筑家半点骄傲的影子。


  20岁的一天,安藤在旧书店里发现了勒?柯布西耶的作品集,他被里面充满灵性的建筑草图深深吸引。不过安藤不懂法文和英文,于是他找到相关的日文译本,大量阅读相关文献,了解了勒?柯布西耶这位现代建筑巨匠的身世。勒?柯布西耶自学出身,为了对抗体制,他开创出一条新的道路。安藤忠雄反复临摹书里的图画和设计图,渴望成为勒?柯布西耶那样的大师。不能正式上大学,他就去大学旁听或上夜校,尽可能接触、参加设计实践。为了体验广阔的建筑世界,22岁的安藤忠雄进行了一趟日本环岛旅行,他遍访日本近代建筑巨擘丹下健三的建筑,并被这些古老的建筑深深感动。


  1965年,日本海外旅游开禁的第一年,早已游遍本国著名建筑的安藤忠雄毅然辞去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工作,用自己所有的积蓄作“赌注”,开始了漫长的国际旅行。他从横滨乘船到纳霍德卡(俄罗斯的远东港口城市),又经由西伯利亚铁路前往莫斯科,再到芬兰、法国、瑞士、意大利、希腊、西班牙,又经由开普敦,去了马达加斯加、印度、菲律宾,这一行花了七个月时间,这成了他“此后的人生中无可取代的财产”。在这个过程中,他见识到了无数当代建筑家的作品,看他们如何克服严峻的自然环境,将美丽的光线与生活细节融入到简洁的建筑中,这令安藤感到新鲜、充实。这是一场触动人心的心灵之旅,它让安藤领悟到自己的渺小,也让他受到了很大的启发。“不要模仿别人!创造新事物!跳脱一切事物的框架!自由万岁!”这些声音在安藤年轻的心灵中奏响了激昂的乐章,他成为建筑师的心意越发坚定。1969年,回国后的安藤忠雄开设了他自己的事务所。


  事务所成立之初几乎没有工作,没人上门委托,安藤唯一的工作就是参加国内外建筑设计比赛。经过几年忍耐与拼搏,事务所脱离了谷底状态,工作渐渐增多,不过员工依然只有两三名,规模极小。在事务所迈入第十个年头,工作人员大约有十人的时候,还是以“游击队”的姿态存在着,但员工们都是一群抱持共同理想、具备信念和职责的人。


  赋予生命的住吉长屋


  1979年,“住吉长屋”荣获日本建筑学院年度大奖,也让安藤忠雄声名鹊起。


  长屋是大阪比较普遍的住宅形式,普通长屋大约以二间的宽度为一户住宅,然后将其连续排列而成。“住吉长屋”取代了原来的三座连排长屋中间的一座,它的地基、梁与旁边的长屋是共用的。封闭的长方体块使有限的地基得到了充分的利用。整栋建筑的立面几乎是全封闭的,恰好满足了地处中心城区的住宅对私密性的要求。“我所追求的是这样一个空间:对外封闭,但通过光线在内部造成戏剧性效果。”和传统长屋相比,安藤忠雄把“住吉长屋”处理得更为封闭,来凸显内部光线的丰富性。光影是组织空间的重要因素,让光撒向墙与柱的间隙,直接塑造空间,取得神圣而亲密的效果。墙体在光的作用下变得抽象了。同时,“住吉长屋”凹入处的墙板将光线反射到街道上,光线成为这座内向式住宅与街道相联系的调节器。据说,安藤忠雄对光线的运用源于日本传统的数寄屋茶室――数寄屋喜欢用一束不经意的光线刺破昏暗。“住吉长屋”的墙面都开有通风的小地窗,与相邻住宅之间有十厘米的缝隙,通过这个缝隙就可以通风,是一座没有空调装置也能令人舒适生活的节能型住宅,同时也起到一定的采光作用。“住吉长屋”的立面严格对称,不仅使建筑有均衡感,而且也让处于传统长屋区的建筑保留一定传统观念。


  更让人叹服的是,安藤忠雄擅长将混凝土作为一种高精度的材料来对待,其表面都打磨得像镜面一样光滑,使之失去了作为结构体的重量感,使空间达到了某种无重力状态。他是这样说的:“我乐于把混凝土看成一种明朗、安宁的无机材料,并赋予它一种幽雅的表达。”


  安藤忠雄的这件处女作当时却饱受批评。第一个问题是房屋四面都被墙包围,除了入口就没有别的开口;第二个问题是房屋内外、墙壁和天花板,都是清水混凝土的表面;而争议最大的第三个问题,则是把已经很狭小的混凝土箱形房子再切成三等分,中间的部分不加天花板,当作中庭使用。简而言之,一楼是客厅与厨房等会用到水的空间,二楼是夫妻的卧室与孩子的房间,各个房间都被中庭切断,下雨时,主人要打伞才能去厨房,人在建筑里被放到了次要位置。


  不过,这间房子绝对无法从一般的住家角度来诠释,安藤的这件开山之作融入了他近40年的生活状态,那就是在艰难的情况下始终保持改善居住环境的信念。安藤的设计理念无关他游历时代见到的各种世界风格,而恰恰源自他从小住的又窄又暗、冬冷夏热的木造长屋,而改善居住环境成了他从事建筑业的源动力。


  用清水混凝土面对生活


  安藤善用“清水混凝土”的风格,舍弃装饰,直接展现材料的质感,以质朴的混凝土传达日式建筑的感性,创造出朴素又充满力量的空间。他对光、影极为敏感,对空间、温度、气候的考虑要比一般人更复杂、深入,但又懂得深入浅出。这都是他长期生活在关西,接触奈良和京都古建筑,耳濡目染形成美感意识的流露。难怪有人说,安藤的建筑就如同艺妓的脸给人的感觉。在西方人眼里,他的作品充满日本的禅意,而在东方人眼里又非常西化。安藤认为,汲取传统精神,为现代活用才是继承传统的真意,他就是秉持这种理念来做设计。如今的安藤忠雄依然将改善生活环境放在首位,他开始强调爱护自然的重要性,呼吁社会应多种树,增加绿荫。然而植树更深层的意义是让人意识到所谓环保是“培育与成长”的过程。透过培育的辛劳,我们会发现,改变环境就是改变自己。


  安藤提出,如今要唤起人们对东京历史的反思和对自然的敬畏,并不在于设立一座炫耀都市壮观的纪念碑,而应种植“行道树”,让散落在东京的大小公园以及森林,串连成绿色“回廊”,让东京成为一座充满活力和灵性的城市。因为这是一个追求生活品质也注重创意的时代,人们应该在有限的资源里充实自己的生活,对环境负责。他期许有朝一日东京能从“绿色回廊”发展成“海上森林”,作为一位年逾70的老人,他依然为了这个目标奋斗着。


  有人以为安藤忠雄的人生之路是条康庄大道,其实不论过去还是现在,日本的建筑业还是学院派的天下,自学的人要比科班出身的人花更多的心力才能达到目标。尽管如此,安藤还是一心向前,抓住每一个机会,朝着一个个目标迈进。他在自传中坦承地说:“我没有卓越的艺术资质,只有与生俱来的即使面对严酷的现实也绝不放弃、坚强地活下去的韧性。”


  寻找达利的奇幻之旅


  如今的Cadaqués,紫色蔷薇放肆张扬地在城中每个墙头绽放,如同达利的化身永远注视着潮涨潮落。


  西班牙若是块斑斓的画布,位于巴塞罗那以北加泰罗尼亚的小城Figueras便是画布上华彩张扬的那一笔。


  我总在思索,这最绚烂的浓墨重彩,是因为加泰罗尼亚的旖旎感性,还是因为这座城曾经的主人达利?这位集癫狂、自负、魅力,才情于一身的魔法大师,超现实主义艺术家,与毕加索和马蒂斯一起被认为是20世纪最具代表性的大画家,如同一剂散着妖媚幽光的迷药,一旦沉入便让人无力也不想自拔。


  就如达利自己所说的那样:“Idon'tdodrugs.Iamdrugs,takeme!”纵然巴塞罗那有千百种玩法,但这一次,我们想探究这谜一般狂人的传奇的一生。


  达利的小宇宙


  Figueras达利剧院美术馆无疑是探寻之旅的首站,这里似乎是浓缩了其一生的最佳注脚。寓意着重生的鸡蛋们盘踞着粉色城堡般的美术馆,墙上布满的金色圆球,据说象征着城里面包铺的面包。城堡就是达利的小宇宙,荒诞奇幻的作品充斥着整个城堡空间。仿佛是盛满了精灵古怪思维的储蓄罐头从高处被其狠狠砸下,各种璀璨想像,癫狂念头,闪耀着金币光泽以slowmotion的速度四溅,其所到之处便妖娆出缠着藤蔓的蛊惑花一朵。


  入口庭院,黑色1941年版凯迪拉克上倒扣着达利和爱妻嘎拉曾用过的渔船,淌着的蓝色之泪是对嘎拉无尽的思念。正中大厅是达利为爱妻嘎拉创作的巨画,身后奔腾着故乡的大海,而达利毕生挚爱之人的身躯则缠绕着Figueras的橄榄树。


  此后是HomagetoMaeWest展厅,这个展厅是达利对好莱坞明星MaeWest的致敬。墙的左侧挂着埃菲尔铁塔画,中间靠墙是鼻孔形状的壁炉,前面是唇形沙发。每一组都是独立成章的作品,而当你爬上小阁楼再从透镜里望去,它们却曼妙合成了Mae的脸庞。


  正如其性格使然,达利美术馆洋溢着浓烈又扑朔迷离的情绪,如梦呓般却又惊世骇俗地冲击着视觉感官。天花板上的这双脚丫,描绘的是达利走向天堂的情景。达利身躯变异为打开着的抽屉,寓意着他最终掏空了一切,毫无保留地供奉给了他心中的小宇宙。


  小渔村的色彩王国


  美术馆永远不过是画家的凭吊,若想了解他的一切,那不得不走入他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Cadaqués,这个有着蓝色的海,紫色的风,白色民居,缤纷渔船的小城是造物主赐给世间的恩物。悠远历史让小城留下了古罗马人的体味,阿拉伯人的足印,让Cadaqués如一瓮透着光芒的秘制土酒,混合着迷一样的珍奇谷物在岁月蹉跎中悠然陈为金波玉液。百年橄榄林苍茫缭绕着陡峭海岸线,交错着依次梯升而上的白屋红瓦被阳光洗涤得清澈而灵动。无怪乎自18世纪以来,这里就成了文人和艺术家爱的天堂,当年,达利也在此建立其第一个工作艺术室。


  离Cadaqués3公里外,另有个海天相连的村子――PortLligat,是达利曾经定居的地方。1930年,与嘎拉邂逅不久,达利买下了这栋小屋,与心上人共筑爱巢。之后的几十年,他们穿梭往来于依山傍水的PortLligat和巴黎、纽约之间。


  谁都知道,没有嘎拉就没有画坛巨匠达利的诞生。25岁那年,达利在巴黎结识了超现实主义阵营中的一些人物,之后邀请他们到Cadaqués度假。这其中就有法国诗人艾吕雅和他的妻子嘎拉。达利无可救药地迷恋上了大他10岁的嘎拉,同样坠入爱河的嘎拉,在度假结束后留在了达利身边,开始了两人一生的相伴。当年因这场活色生香的不伦之恋,达利还被逐出家门。在与达利50余年的相濡以沫中,嘎拉承担了多重角色:妻子、情人、模特、经纪人。1982年嘎拉奔走天国,达利从此再也没有提起过画笔,这场旷世的爱情终画下句点。


  买下第一栋小屋之后,达利和嘎拉又先后买下周围的几幢。历经了多次翻修、改建,才有了如今这个充满着奇幻色彩的童话王国。达利在此创作了一系列作品,还有他多年来收集的一些怪诞神秘的藏品。嘎拉去世后,达利也了别了这块土地,故居中一切摆设保持达利1982年离开它时的模样。


  蔷薇在墙头张扬绽放


  如今的Cadaqués,紫色蔷薇放肆张扬地在城中每个墙头绽放,如同达利的化身永远注视着潮涨潮落。云集着各类小贩的集市很应景地沿海边蔓开,海风俏皮地拽着滴答声左右摇荡,让时间无法前行。及着人字拖,边吮吸着鲜榨的李子汁,边穿梭于散着浓郁异国情调味道的摊位之间,偶尔与懒散在栈桥上的流浪猫交错一下眼神。这一刻,房贷股票,爱恨情仇,各种尘世的纠结与胸闷象被泵足了氢气的气球,终大彻大悟松开了缠于人肉身上的绳索,升腾蒸发于蓝色地中海的上空。酒菜香从各色小酒馆袅袅飘出。一家叫L'hostal的吧除了供应传统西班牙Rioja红酒之外,还有自家酿的鲜啤,等待着给予客人以惊喜。西班牙的酒保或伙计通常都是天生的调情高手。一挑眉,一抿嘴,上扬尾音,低沉声线,皆成文章。每每在提供了亲和力十足的体贴服务同时,也演绎了回无伤大雅的小暧昧,成就了旅行日程表上叫人迷醉的小章回。


  小城以南的公园里周末则有规模盛大的跳蚤市场牵动着古玩爱好者的神经。卖家们气势豪迈地摊开着种种斑驳银器,瓷具,古木橱柜,还有各色蕾丝摇曳的西班牙舞扇子,躺在它们香艳无边的梦里,不愿醒来…….


  暮色下的Cadaqués,退却明媚,披上了层灯火阑珊的纱。海色浓为深蓝,荒草藤蔓被斜阳染到妩媚通透。知倦海鸟作归巢前最后的滑翔。长天,如一张被点燃的明信片,被灼红到渐渐卷起了边,上面的风景www.yulu.cc于氤氲中化开,消散。


  虽夜已低垂,但西班牙人的夜生活才刚撩开帷幕的一只小角。在长达2-3小时的Siesta(西班牙人的午休)之后,精力元气已被养得异常饱满,鼓鼓发亮。倒是选些什么来大开食戒,放肆一顿成了头痛的问题。撩人欲念的甜醋腌鱼?白灼蛏子?香气肆虐的墨汁饭?蒜烤鳕鱼?生猛Paella?还是小清新的番茄冷汤?朴素的CasaAnita――-达利最心仪的餐馆,集结了这些人间尤物,等待着你从菜单上一道道把它们亲手采摘下来,食到鸡犬升天的境界。


  夜色温柔中,边酌着Cava,边把对Cadaqués和达利的留恋凝成剪影片断,卷起存档于大脑海马区的记忆格段却未留意,海上此刻已悄然满起了一轮明月。


  倾听香波传说


  夜,如不小心倒翻的墨汁,从一角肆无忌惮地延开,化掉云霞,流过斜阳,继续汩汩曼延,直至浸润掉整个天空。在香波城堡即将消失于暮色的刹那,烟火升腾起来,绽放出最斑斓的世间盛景。


  清晨在呦呦鹿鸣声中被唤醒,远处的香波城堡顶着无数个童话般的烟囱在被风卷起又松开的莎帘后影影绰绰地闪现,呈现出几近失真的梦幻。流淌了两千年的卢瓦尔河心无旁骛地缭绕着城堡潺?。从未停下脚步的河水见证了这座法国传统建筑艺术与意大利文艺复兴风格相结合,散发着法兰西光耀的城堡的建成。而身为规模最为恢弘的香波同河谷其他城堡群又投倒影于卢瓦尔河中。分别于1981年和2000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香波城堡和卢瓦尔河就这样成为彼此的风景,凝炼为并蒂莲般的百年缠绵。


  传说当初建造城堡的动机仅是因为弗朗索瓦一世爱上了住在这里的一位姑娘。无论其真实性如何,坐落于一片广袤绿茵上的白色香波堡弥散着空灵而浪漫的唯美气息。占地5500公顷,440间房间,14座大型楼梯,11种不同型式的塔楼,800根雕刻圆柱,32公尺高的吊灯,当这一串理性数据化为具象时,展现在眼前的是这个柔曼着几何线条,无数座钟塔直冲云霄,檐饰柱廊每个细节极尽着繁复华美的浩瀚绝伦的空间。


  达芬奇的魔术棒


  香波堡在法国王室时期作为一处重要的狩猎行宫。酷爱狩猎的弗朗索瓦一世将麋鹿头颅和动物标本挂满房间。有些屋子则是收藏着中古时期的武器。国王还为设计者达芬奇留了一间卧室。说到达芬奇,位于城堡主塔中央两个单螺旋梯交错盘绕着一根空心石柱而成的一座大型双螺旋梯就是其的惊世之作。楼梯由八根方形柱支撑,位于四室的十字中心点,贯穿楼层。在各处于对立位置设立两处出入口,不同的人顺着不同的螺旋梯,都不会见到对方。在感受这曼妙双旋楼梯的体验时,恍若中瞥见身着丝绒蓬裙的王后和国王情人怀揣着心思,声色不动地从各自的那座楼梯拾级而下,在似乎要相遇的那个瞬间,山雨欲来的不安分被达芬奇两组独立而又相互交错的栏杆及时旋开了。一切,在她们交错离去的背影中又坠落,沉静下来,只留下蕾丝衬裙划过的幽光在闪烁不定……


  二楼是呈现法国文艺复兴时期锦绣风格的皇家套房。桂冠,丝带,藤蔓花饰让空间附着上了一种绚彩的流动感,在玉石马赛克、玛瑙镜子、多彩织物、金丝镶嵌品,锻铁攀爬的壁炉,细木镶嵌镀金青铜的柜橱,庞贝红华盖大床,水晶吊灯的层层叠加之间翻腾着非理性的奇幻,似爆发火山,喷涌着如岩浆般火烫的奢华气势几乎要将人消融。登上三楼,庞大扁圆形拱顶由四百个尺寸相同的藻井组成,每个井中雕琢着弗朗索瓦一世的蝾螈徽章和F字母。继续前行,踏入天台,如山峦起伏般的屋顶,365座大小林立的玄灰烟囱,石雕百合从城堡制高点的顶塔婀娜垂下,俯望人间,这一切演绎成了一座悬在空中的仙境。在各式天窗,高耸梯塔之间仿若随时都会闪过一个捏着魔术棒,舞动着透明翅膀的精灵。极目远眺是水渠缭绕,树木葱茏的皇家狩猎林区。


  石墙内的独立王国


  香波城堡与外世之间由一条长达31公里的石城墙隔开。城墙之内,几乎等同于巴黎市面积的森林公园让香波成为一个独立的王国。从西元1519年始建,直至波旁王朝的路易十四时代才告完工的城堡,由于地处偏僻,历任国王较少来此游玩。但路易十四对香波堡却相当倾心。每次巡幸这里,他都会在打猎、看莫里哀与吕利的芭蕾舞剧和戏剧中度过美妙光阴。十八世纪是城堡历史上有人居住时间最长的时期。路易十五的岳父波兰国王斯坦尼斯拉斯找路易十五寻求庇护,他在香波堡住了八年时间。1748年,莫里斯.德.萨克森成为新住户。为了奖励他为法国取得的辉煌战功,其被路易十五封为香波堡的终身长官。在他居住的两年时间里,来自凡尔赛家具库的皇家陈设与家具源源不断运来,城堡被装饰一新。从1932年开始,城堡归国家所有,此后的修复工作一直没有间断。历史上多位所有者或使用者都采取了积极的森林维护措施,从而更加凸显了城堡的价值。


  现如今,森林公园已成为法国最负盛名的自然遗产胜地之一,拥有总面积5540公顷的橡树林、松林、荒野、沼泽和林中空地。数百年来,对整个园区的管理都是从可持续发展眼光出发,接纳了各种索洛涅地区的珍贵动植物物种。城堡还同时肩负着接待公众的使命,公园在1000多公顷的土地上设置自行车道、步行道、越野自行车道、马道和观景台。游客们可在草坡绿荫之间上演场暖意融融的合家欢戏码;或于清雾缭绕,野生马鹿跳跃的林间来段小布尔乔亚意味浓烈的晨跑;亦可泛舟戏水于高松河、护城河和大运河里,体验一番当年路易十四的逍遥。每年公园的国家狩猎和野生动物保护区参观项目的开放,把狩猎爱好者的诉求也体贴地考虑到了。香波城堡的游览在这一系列应景节目的点缀之下,退却了旅行指南上的生硬呆板,妙趣横生地立体起来。夜,如不小心倒翻的墨汁,从一角肆无忌惮地延开,化掉云霞,流过斜阳,继续汩汩曼延,直至浸润掉整个天空。在香波城堡即将消失于暮色的刹那,烟火升腾起来,绽放出最斑斓的世间盛景。弗朗索瓦一世怀揣着梦想和对艺术的狂热而造就的这座石质庞然大物在瑰丽光芒的盘桓之下,俨然演化为一道由月宫投下璀璨之极的“君士坦丁堡天际线”。它的奇幻消融了一切历史的杂沓纷纭,只让人澎湃着荷尔蒙想迫切钻进鲸鱼箍蓬裙中,穿越到四百年前。昂着雪白脖颈,交错于丝绒帷幔间,遭遇一场甘汁淋漓的旷世之恋,不问劫缘……


  隐于时光隧道里的图书馆


  位于墨尔本市区的维多利亚州立图书馆是澳大利亚最古老、历史最具悠久的公共图书馆。1854年7月,维多利亚新就职的总督CharlesHotham爵士为图书馆的奠基培上了第一拨土。此后,这栋地标性新古典主义风格建筑在风雨中一伫立就是155个年头。


  八根柱头盛开着极其“巴洛克”的毛莨叶的Corinthian柱以擎天之势撑起了这位沙岩色的巨人。设计师JosephReed赋于其的是严谨,大器与恰到好处的华丽。前广场,创始人RedmondBarry爵士的铜像立于正中,左右各以大片清朗草坪作缀饰。阳光温润的日子,草坡上通常栖满了人群与鸽子,享着人间美好,意境宁合温暖。墨绿色古味浓郁的街灯若有似无地旁于数座泛着幽光的黑铜像边。其中一座圣女贞德(Jeanned’Arc)是法国雕塑家EmmanuelFrémiet位于巴黎相同作品的复制品。


  图书馆于1856年正式对外开业。馆藏品种丰富,收藏了2百多万册图书,涵盖了文学、地理、艺术、传记、维多利亚州历史,以及最新出版物等16000个系列。包括城市开创者:JohnBatman和JohnPascoeFawkner的日记,三次远征太平洋,最早发现南半球新西兰,澳大利亚东海岸的英国探险家、航海家JamesCook船长的对开本藏本。馆内珍有3500多件宝贵历史文物。而各种演出节目单、商标、海报、儿童文献、国际象棋文献、地图专藏这些“另类”的文化资源也都在图书馆的收藏范围之内,并对不同类型、不同时期的文献采用了相对应的保护措施。


  整个建筑共有6层。步入正厅,空间阔敞。木质地板淡散着花纹,历经久远年头,竟仍华彩生辉。书架连排,环绕于整个大厅周遭。简约书桌用隔板相连,列于大厅中央,有序井然。大厅数个旁口又连接若干由玻璃墙间隔着的小厅,既与大厅相连,又独立成章。它们分别是陈列微缩胶片读物装备的报刊阅读区,悬挂超大屏幕的彩色多媒体感受区,还有依照澳洲多元文化特性设立的GenealogyCentre(家谱查询中心)。这些地方说是“厅”,其实是伫于敞开的庭院里,石砖为墙,蓝天为顶。


  拾级而上二楼,Cowen画廊翩翩而至。在维多利亚州立美术馆迁址之前,图书馆还履行着博物馆和展览画展的使命。这个收藏着超过400幅油画,一系列雕像作品的画廊主要从地理,历史和人文发展的各角度记录了早期维多利亚州的风土人情。相当一部分巴比松风格的风景作品描绘了墨尔本的早期风貌,生动地展示了历史的演变及其发展轨迹。酒红色背景墙雅致地寸着文化名家,各任总督的头像。200前年潺潺流动的Yarra河和维多利亚时代的古建筑在射灯下影影绰绰,念叨着城中传说。


  穿越过这幅历史长卷便步入了RedmondBarry阅览室。RedmondBarry是图书馆的创始人,这个开放式高挑空间的两层楼阅览室便以其名字命名。馆厅每个角落洋溢着精致。第二层缭绕于大厅边缘,通透的空间散着浓郁书香。书架密然列于最外围的四边,几十米高的朱红廊柱内侧派出了一排排与古味相应成趣的电脑书桌,方便读者查阅信息,也同时隔出了中间奢华的阅读区域。灰色低腰沙发婉约围着木质圆桌,亮上盏盏巴洛克风格的花形台灯,灯影把双层馆厅晕成点点金黄。


  处于第三层,由NormanG.Peebles设计,在1913年开放的LaTrobeReadingRoom将图书馆朝圣之旅推向了最高潮。推开弓形大门,呈现于眼前的是博尔赫斯心中的“天堂”。34.75米高的八角形馆厅着一身高贵奶白恢弘矗立,从跨度达35米的圆形玻璃穹顶(在其同类型建筑中位居世界首位)撒下的阳光完美到令人窒息,如沐于教堂般恍若隔世的圣洁光芒之中!1990年至2004年,图书馆花费了2亿澳币,进行了规模宏大的整修工程。设计师AncherMortlock和Woolley为穹顶换上了高性能层压玻璃板,将原先大圆顶因漏水问题而不得以在1959年用铜片将通透屋顶封起,改为人工采光的遗憾心结终得解开。直径5米的圆窗和八角形空间的设计初衷是为百万书籍和500多位读者创造一个舒畅通透的空间。玄色古书架贴墙而置,由4层楼高的空间满满铺陈而下,如雅致花边勾勒出大厅唯美线条。书架上方,刻着泛着智慧之光的名言警句。八排昆士兰产棕黄色银桦树雕刻而成的古旧桌椅,从大厅中央如暗藏着某种难以名状的密码般呈辐射状散开。每个小桌上贴心设计了可上翻的小面板,垂吊着湖绿小灯以方便读者阅读时的最佳视角。LaTrobe阅读厅高挑穹顶撑起了整个图书馆的庄静肃穆。顺梯而上,书香氤氲中,仿若闻见挲挲的笔耕声。无论从哪个落地窗口凭栏向外望去,都是席视觉之宴。


  州立图书馆内设施基本上免费提供于读者。馆内还设立了藏有与艺术相关的世界级书籍,期刊,录音,音乐的艺术馆;多媒体娱乐体验区域让你接触到最新的技术和数字信息,甚至还配备了人气电子游戏,访客们可尽情来一次酣畅淋漓的搏杀;棋牌室则是另一个惊喜。国际象棋安放于数十张桌上,供人们对垒娱乐。这个多用途室除了用于阅读研究与象棋有关的书籍和期刊外,还珍藏了历史久远的象棋工具,如安德森象棋藏品等,是世界上三个最大的国际象棋公共收藏者之一。图书馆还提供免费无线上网服务,桌面都有笔记本电脑接入点。并备有可供搜索图书馆目录、书籍库和电子期刊的电脑,复印机等相关设施。信息问讯处专职人员还能提供专业辅助。每年有上千场针对不同族群,主题的公益活动,艺术展览在州立图书馆进行。其中包括演讲,表演,互动参与等多样化的体验。充分体现了图书馆资源为大众公共所有的属性。图书馆还发挥着网络开发中心的功能,为地市图书馆统一建立网络系统,对基层图书馆开展的服务也大都是通过网络来进行。州立图书馆除公共假期外全年无休,开放时间周一至周四从上午10点到晚上9点;而周五至周日则从上午10点至下午6点,这也充分适应了广大公众的时间安排。


  从喧嚣到沉寂,这个城市周而复始流转着日夜。维多利亚州立图书馆挺立于奔腾不息的Swanston大街上,默望着肤色交错的往来行者,如梭车流,和铃铛悠扬的古老马车。荏苒中,它始终是那抹隐于时光隧道里,未被光怪陆离侵蚀掉的,最静谧沉着的光芒。


  全罗北道韩屋村


  全罗北道,一座充满着浓厚传统文化氛围的韩国城市,这里有人们熟悉的韩屋村,还有全州拌饭。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载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板索里艺术就发源于这里,韩屋、韩餐、韩纸等最经典的韩国传统文化代表也大量集中在这里。


  全州韩屋村是可以找到最接近韩国文化的千年全州之地标。来到全州韩屋村,仿佛时光倒流,于古色古香中,让人忘却置身于什么时代。汇集七百余间韩屋的全州韩屋村,是位于全州丰南洞一带的国内最大规模的传统韩屋村,亦是全国唯一的都市型韩屋部落。有庆基殿、梧木台、乡校等重要文化遗产与文化设施散布的全州韩屋村是全州独有的文化空间。可体验传统文化与昔日书生们的风流倜傥的场所,这就是全州韩屋村。


  历史观点来看,位于丰南洞一带的都市型韩屋可说是从1910年开始在进入工业化社会的演变过程当中,所发生的韩国居住文化之发展过程的重要史料。尤其庆基殿、梧木台、乡校等在19世纪以前朝鲜时代的历史性与建筑方式为基础,更可一窥因近代日本帝国被变质的房屋结构、解放后演变为近代韩屋的过程等,可说是极具价值的综合性韩屋住宅空间。韩屋村周围有丰南门与供奉着太祖李成桂御真的庆基殿、全州八景之一的寒碧堂、李太祖的高祖父曾经住过的梨木台与梧木台、全州乡校、学忍堂等朝鲜时代之文化遗产,可饱览韩国传统文化的风貌。


  全州韩屋村虽然小,一景一致里却透着浓浓的韩民族的历史之气。


  韩屋是采用韩国传统建筑方式建造而成的房屋,在连接房间和房间的木地板里,夏天有凉爽的风通过,房间内地上的温突则在寒冷的冬天给房间提供暖气。它用木头和泥土等自然材料建造,顶部再涂上韩国传统的韩纸便完成了。但还好,村里还保持着韩国特有的整洁干净以及安静,没有嘈杂的车流,没有喧闹的人流,也没有现代化的繁华。


  庆基殿帝王之气


  全州曾是后百济时代的首都,也是朝鲜王朝的发源地,这样的历史背景让全州人骄傲地认为,全州是皇帝的故乡。到全州不能错过的就是全州庆基殿,它是为供放朝鲜开朝皇帝李太祖的遗像,于1410年修建。这里的景色非常宜人,漫步其中不仅可以了解韩国传统历史还能享受悠闲时光。


  门前的栓马石碑上的一行字档下,石碑上刻着“至此皆下杂人勿得入”以彰显皇帝所在的威严。庆基殿仍保留过往建筑架构,以传统韩国人进殿规矩,中央大门只有神和皇帝能走,一般人从右门进、左门出,大门前可见一座小红门,门框中央有长茅状突起,是为避邪驱魔之故。庆基殿内除李太祖外,还供奉着纯宗、哲宗、英祖等朝鲜王朝历代皇帝的画像及,并陈列着格式轿子。其中又以迁移牌位时使用的神辇和高官出巡视乘坐的驾轿最为引人注目。作为历史剧《龙之泪》和《明成皇后》、《王的男人》的拍摄地,随着电视剧的升温,庆基殿也渐广为人知。


  庆基殿园内风景优美,不论是春夏秋冬都有着各具特色的风景,园内的竹林风儿吹过沙沙作响,很多韩国人都把这里作为周末休闲的好去处。


  韩屋之美


  全州韩屋村的传统美感尤其体现在韩屋的屋檐曲线上。屋檐角向天翘既是韩屋的特征又是韩舞韵为所在。韩屋大致分为里屋和客房两部分。里房多为女人居住的地方,设有闺房;而客房则多是男人使用的地方,设有书房。韩屋的这种结构正体现了古代男女有别的特征。其中,里房作为女人活动的场所一般设在最深邃最隐秘的地方。韩屋的另一特征就是火炕房。韩国人的生活习俗与坐文化相连,因此家里都设有火炕。在房间外的灶口里点上火加热,整个房间就变暖了。冬暖夏凉是火炕最大的特征。


  韩屋村内还单设有韩屋生活体验馆,游客可亲身到其中的闺房和书房体验韩国传统火炕的感觉。此外,体验馆还提供盛在纳清瑜器内的传统韩餐,为体验韩国传统韵味更添色彩。在全州韩屋村内不仅可以体验韩国传统的生活,还能吃到有名的全州拌饭。作者: Miranda Mikel Axl 小敏,本文来自《世界建筑导报》杂志

  • 大成 :
  • 1426479642
  • 小文 :
  • 1426479642

移动办公:17161073700

鹏程论文网提供MBA/MPA、经济管理、工商管理、教育管理、法律硕士、医学硕士、软件工程、在职硕士以及电子信息技术、计算机等各专业的硕士论文代写服务,还包括开题报告的撰写。 无需定金,信誉保证,当面交易,安全可靠 .

杂志库 更多>>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