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自由于自在、自主、自显、自律、自觉、自慧的相变中, 序长了自然与自足的通质。自在, 是自成其在, 自发其足, 自生其然;自主, 是不需傍依, 自使其然, 自使其足;自显, 是自彰本性, 自呈其然, 自展其足;自律, 是自循本性, 自守其然, 自衡其足;自觉, 为“蹈乎大方”, 自和天然, 天发其足;自慧, 是旋升大千, 超转天然, 通长其足。自由的自然自足质地, 通撑通发了美生, 并化其为气性与气韵, 成其为精神与徽记, 长其为特征与特质, 聚其为内涵与属性, 使之成为天然整一的存在。在整生的统领下, 天然整一的美生, 与自然自足的自由, 实现了互进与通长。

  关键词:生态自由; 美生; 整生; 生态美学;

  Abstract:The general quality of being natural and self-sufficient is nurtured in the process where freedom changes itself in different states: easiness, autonomy, self-evidence, self-discipline, self-consciousness, and self-wisdom. To be at ease is to make one's own presence, to satisfy oneself, and to develop oneself; to be autonomous is to be independent, to make things happen by oneself, and to do satisfactory things by oneself;to be self-evident is to show one's own nature, to present one's own being, and to better develop oneself; to be self-disciplined is to follow one's own nature, to guard one's own being, and to balance one's own development; to be self-conscious is to act generously, to be in harmony with the universe, and to be developed by the universe; to be self-wise is to embrace the boundless world, to transcend nature, and to fully develop oneself. The natural and self-sufficient quality of freedom conceives the beautiful-ecology, and then turn it into an aura and charm, make it a spirit and emblem, change it into characteristics and traits, gather it as connotations and attributions, so as to make it a natural and integral existence. Under the guidance of the integral-ecology, the natural unity of beautiful-ecology achieves its mutual progress and development with the natural and self-sufficient freedom.
 

  自由, 是自然性与自足性互发并进的生态。它是整生的产物, 是生命的权利。它既是美生的本质属性与本质要求, 也是美生的形成机理与增长机制。“问渠那得清如许, 为有源头活水来。”作为天然整一存在的美生, 是自然自足的自由持续化成的。

  自由于自在、自主、自显、自律、自觉、自慧的相变中, 通成通长了自然与自足的质地。它以此通撑通发了美生, 并化其为气性与气韵, 成其为精神与徽记, 长其为特征与特质, 使之成为天然整一的存在。在整生的统领下, 天然整一的美生, 与自然自足的自由, 实现了互进与通长。

  一、自由通成美生

  生命在天成与自在中, 完承毕具了存在的潜能, 有了自然性与自足性, 是为自由的本质模型。有此自然与自足的本元, 生命走向自主与自显, 可通成本然的自由, 通成美生的本质属性。

  (一) 自在的自由

  自由, 首指生命的自在性, 即自成其然的规律性与目的性存在。这是一种本质天成的自在, 自发天性的自在。生命依大自然赋予的元身存在, 即自然地存在, 本能地存在, 按基因的指令存在, 有着由内而外的自然而然性, 有着由以往经当下到未来的自生自长性, 达成了通然的自足, 有了自然与自足的自发性。

  庄子说:“牛马四足, 是谓天。” (《庄子·秋水》) 是谓天成天在, 自成自在。自在, 以自发其然的生态, 初具了自然与自足并存的自由本质。基因作为生命呈现的设计, 本能作为生命活动的机制, 均有着自生自在性。物种在与生境及环境的对生中, 反复地调适, 动态地矫正, 稳态地变化, 通成了中和性的自在生态。凭其中和性, 它对生命活动的自控, 虽然是潜意识的, 甚而是无意识的, 乃至全是自然而然的, 但却合乎物种的规律与目的, 合乎生境与环境的规律与目的, 合乎生态系统的规律与目的, 合乎自然与存在的规律与目的。这就从生命与存在一致的天在性方面, 呈现了自由生命的自然与自足并有的本质。生命的自在, 于无目的中含目的, 在无规律中合规律, 体现了生态辩证法。生命所含自在的自由, 其自成其在与自发其在, 基于天成其在, 来于天成其在。这就有了一份天元性规定, 有了自然的本元性支撑, 有了一份自然存在的元力, 可谓天然自足也, 即自然与自足兼备也。有了这样一份自在作为始基, 美生也就有了自然整生之魂, 有了天成其足之根。今后不管走得再远, 它都会与自由一道, 向天而旋回。

  自由的解放性, 保障与增长了自由的自在性。古往今来的哲学家, 多从人类认识与遵循规律, 解脱必然的控制方面, 来阐述自由的解放性本质;也有从社会的政治法律制度对人权益的保障、对人束缚的解除方面, 来显示自由的规定, 揭示自由跟文明的关联, 同样有着社会解放的意味;还有从审美和宗教的视角, 谈人的心灵解脱与精神超越, 显示自由的规律, 同样未出解放之右。这三条通向解放的自由之路, 前提与基点均为人在束缚中, 自由是对这种束缚的挣脱与解除, 使人获得自在性, 回归自在性, 保持自在性, 发展自在性。如此看来, 解放也就成了生发与保障自在的方式与机制。这也确证了自然存在性与生存自足性, 乃是自由的本元性规定, 乃是美生的本元性诉求。自由与美生, 从这本元携手出发, 结伴旋回, 通长天质。

  (二) 自主的自由

  贾高建指出:“自由的一般规定:人的自主活动状态。” (1) 所谓自主, 指事物按本性本能呈现, 更指生命体按自己的欲求与意志行事, 即生命体的行为是其潜意识或意识使然, 完全出于它的天性, 完全表征了它的欲求, 完全体现了它的意愿, 完全出自它的需要, 完全合乎它的标准, 完全指向它的理想。它是自力自为的, 自导自引的, 自调自控的, 并非因为外在力量之约束, 并非由于外在目的之牵制。这样的自主, 基于本元性的自在, 是一种本性的自然生发与自足运进, 即本性的自使其然与自使其足。自主的自由向美生形成, 使之有了本然自足性。

  人类形成自主的生态, 是一种历史性的要求。根于自在, 始于自主, 自由的生命以自然与自足的对生并进, 持续地发展自身美生的属性。发展性自主, 除了上述因内而外的天然生发, 还有从生理到心理的天然生发, 并有从个体到系统的天然生发, 这就有了多元耦合的天然递进性, 强化了天然自足性, 显示了自由之基点的丰实性与动态性。植物神经的自动自为性, 使人的一些重要器官自主, 不受意识指挥。心脏的自搏, 是人的生理性自主现象。它不受心理的控制, 有着完完全全的天成其然性和自发其然性, 这也显示了自主对自在的依赖性。或者说, 是天成天在和自成自在, 成就了自主, 规定了自主。潜意识乃至集体无意识的自主性, 是人隐态的精神和意识的原型对其行为的支配性, 是人连自己都不易觉察的自主性。情感、欲求、意志是人显露的意识, 它规定人的行为, 是人脾性的自主性。责任、良知与道义规定人的行为, 是人理智与品格的自主性。国家、民族的行为, 体现了集体意志, 是一种系统的独立自主性。人的自主, 从生理与心理的层面, 走向身心整体的层面, 走向集体无意识和集体意志的层面, 有着系统生发的自然与自足。它化为美生, 使之有了独立的品性。

  近代持续高涨的人类自由, 也是源于自在, 并从自主开始的。《神曲》呈现了人类自行攀升神境的模式:诗人维吉尔引领但丁游历地狱, 少时的情人比亚德里采陪同他由净界而上天堂。这就在不经意之中, 替换了上帝关于上天堂的规矩:圣父预定、圣子引领、信徒清修。这一寓言式的故事, 说明人主宰了自身的行为, 开始了自主和自力地实现美生自然化的新里程。正是人自主、自力、自导地上了天堂, 《神曲》也就悄悄地变调为“人曲”, 标识了近代人态美生的开张。

  人的自主, 除了肉体的解放与行为的自动外, 其精神生态还更应是一种自然自足的样貌, 即心灵的了无羁绊, 全无束缚, 一派本然自在与全然自为的状态。西方近代经历文艺复兴, 人类自行解脱心头的枷锁与身上的绳索, 理性与感性全面解放与通然觉醒, 实现了生命的自为与自然, 形成了生命的自尊与自信, 走向了生态的自发与自足, 这就于自在性美生的基础上形成了自主性美生。达·芬奇的《蒙娜丽莎》, 是那个时代人们的身心天然自为与本然自足的写照。画面中的人, 从原罪的携带者, 历史地成了主人公。她那不易察觉的一丝微笑, 显现了自主者的自尊与自信, 自负与自足。它发自无羁縻之心底, 是一种心态的自然, 与身后作为背景的自然风光融为一体, 呈现了人类的解放与觉醒, 泰然与本然。这就在自主中, 有了自足而又自然的美生。

  近代, 人成为主体, 有了发展生态自由的条件, 有了提升自主的优势。成为主体的人, 从自主出发, 走向自然, 力求使整个自然成为人自身, 构成了人类自主生态自然化的新起点。主体性是近代以来人类本体化的符号, 是自然向人生成的表征, 是人实现自身人化的标识, 也就内含了自然与自足的自由特质。它进而成为人主宰生态关系与控制生态结构的砝码, 成为人类生态自由向自然发展的尺度。主体性的出现, 确立了人的生态中心地位, 显示了人的生态主管身份, 透出了人的生态宗旨性与生态目的性向度, 自由的自然化与自足化同进的特质凭此而增强。有了主体资格的人, 从自主出发, 走向主导他者, 主导整体, 直至主宰自然。他使整个自然成为人自身, 扩大了自主, 提高了人同化自然的整生力, 可望达成自然化美生。由此可见, 主体性保障了自主, 发展了自主, 使自主走向了自然化, 扩展了自主的自然性与自足性并生的特质, 奠定了近代人类美生自然化的基础。

  跟其他自由样式一样, 自主性与自然性、自足性成正比发展。自然性与自足性作为自由的一般本质要求, 为自主提供保证, 提供动能, 提供内涵。可以说, 人的自然性与自足性越强, 自主度越高, 自主域越广, 美生的主体性特征就越突出。

  (三) 自显的生态自由

  自由本质的第三个层次是自显。自足生态的自显其然, 化成美生, 是谓自为显现。生命自显的自由, 化成了美生自然化的特质。

  ———自显根于本元, 起于本然。自显, 是生命体基因的自为实现, 是其原设计的自为实施, 是其本能与潜质、特长与特征、个性与天赋的尽数自发与整一自现, 是谓自然性与自足性的凸显。生命基因的整一显现, 虽有环境协同的因素, 但本质上是一种自显。由于生态条件与自然潜能已然进入基因的形成与变化之中, 生命基因的全然显现, 无疑是自本其根、自使其然的, 即自我显现与自然实现的。这无疑呈现了自由更深一层的自然质与自足质, 更为系统的自然质与自足质。自显, 是生命自力更生与奋发图强的结果, 但它为生境所涵养所托载, 为环境所支撑所护卫, 已将外在的自然, 化入了内在的自然, 已然暗合隐含了内外的规律性与目的性, 同样是一种通体自然的辩证生态, 同样为整一的自足生态。美生以这样的自由为本质要求, 也就有了天生的意味, 也就有了天性与天韵, 可趋天籁化。

  ———人的本体化自显。事物的本体, 是指其根本以及由根本生发的本身。人的本体, 是指其自成的本原与自长的本身, 并以此成为自主与自显的机理, 解释了自主与自显的成因。

  人不假外物, 自成己身的本体性, 是指人自成本原与自成本身的特征。人的本体性在近代形成, 也就有了自在性, 奠定了自主与自显之基, 从而与人的自由相生, 与人的美生并长。人的自主, 源出于人自在自成的本体性。它从自在自成与自为自显的角度, 确证了人的自本自根性。人认定了自身的行为, 根于自我, 而非来自外来的驱使;人认定了本身的价值, 并非来自外物的赋予, 而是自本的, 也是自显的。这样, 在自主的基础上, 必然形成自显的观念, 进而形成价值本体存乎自身的看法, 形成价值本体由自身生发的看法。有了这种自我觉识, 人认为自身并非神造, 完全可以自生自长, 自显自现, 做到自成自显本身, 自成自显本体。这就在本乎自身中, 确立了自身的主体地位。

  人的本体, 不再由神根长出, 而是源于自身, 成于自身, 存于自身, 可以价值自生, 价值自在, 价值自长, 价值自显。人可以完然自成, 更能完然自显。人整一的自显, 基于完备的基因设计, 出于自身的周详预定。这种自本自根性, 彰显了自主自显的机理, 本该不可厚非, 然应继续追溯, 找出人的始基———自然。人的自显, 为何是自然与自足的, 乃在于大自然的潜能向人生成。自然的人化, 造就了人的自足。自然先于自足, 成为自显的源泉所在与本质所系, 然却被近代人类所忽略了。

  近代人类在自本自根中, 实现本身的自显。这是一种前提的自显, 基因的自显, 因自然而自足的自显。有了这种自显, 才会有主体充分对象化的自显。

  ———人的对象化自显。对象化, 是人形成身外自身的行为, 有实践的、社会的、审美的多种方式, 为外向性自然化美生模型。

  实践的对象化, 是指人通过物质活动作用于外物, 在其身上打下本质力量的烙印, 使之显现出自身的形象。这种人的自然化, 并非说人增长了天质与天性, 提升了自然品相, 而只是说, 人化入自然, 使之呈现出主体的品相。

  马克思认为, 人的本质力量对象化, 是双向往复的, 是人与物的尺度同循的, 是人与物的价值兼顾的, 是人与物的要求共恰的 (1) 。可达成自然的人化与人的自然化之中和, 指向了“人道主义与自然主义相统一”的目的 (2) 。这启迪了其后主体间性的思想, 富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用比拟与象征方式, 使事物披上社会色彩, 是谓社会对象化。李泽厚用社会性来解释人造物, 如五星红旗表征了国家的统一与辉煌, 是国家本质的对象化。人类未登上月球之前, 十五的月亮以其圆和与澄澈, 表征了社会的统一与人间的团圆, 是美好社会性的对象化。比拟性态的社会对象化, 解释了实践未及对象的人化, 拓宽了人的自显的自然化与自足化。

  人与外物的社会性关系与审美性关系, 主要是一种精神的对象性和文化的对象性关系。它使人在外物上, 看到了自己愿望与理想的象征性外化, 看到了人类优良秉性与崇高品格的对应性外显, 看到了自身的习俗、信仰、理想、风范、制度、原型的相似性呈现, 看到了自身的尺度、准则、结构、关系、本性、价值的类似性展示, 欣赏了自己的美生, 实现了美生的自然化。

  人的对象化, 在把自然变成人中, 形成了一个螺旋的自由结构:人的本原化—人的本体化—人的主体化—人的对象化—人的自然化—人的本原化。正是这种旋升, 人使身外之己, 在自然中普遍形成, 实现了本己、多己、大己的一体, 是谓自成自显了全己。这就在自然化与自足化的自显中, 发展了自由生态, 促进了美生的自然化, 丰实了美生天籁化的基础。

  二、自由通长美生

  天成的规律性与目的性存在, 形成自在, 为本元的自由;经验的规律性和目的性存在, 可形成自主, 为本然的自由。理性的合规律合目的生存, 生境更适宜, 环境更友善, 可从自律走向自觉, 呈现出天然自由的新常态。这就在自然与自足的耦合并进中, 深化了自由本质, 促进了美生的天然发展。

  (一) 自律的生态自由

  生命体特别是人类的生态活动, 自成自动, 达成自控自导, 为自然性自为;它合自身的规律与目的, 可达本然性自律。自由的自律本质, 是哲学层次的自范性规定。生命体的规律性与目的性活动, 出于自设计、自组织、自控制、自调节, 有本质规定的天成性与自成性, 有本质活动的自为化与自范化底色, 呈现了自律的机理。自律, 于人类来说, 能使基于本能、本性的意识性行为, 更合物种尺度。物种尺度, 是物种生态位确定的, 是生态结构赋予的, 是物种与自然的关系给出的, 有着天成性与天定性。生命特别是人类的自律, 使其意识性行为, 有着自然尺度与物种尺度中和的规定, 达到了自发与自觉的统一, 体现了生态辩证法。

  自律, 是自在自主的机制, 是自由的合理性缘由。处在生态关系中的生命, 从本性与根性出发, 使自在自主的行为自律化, 使自身存在和生境乃至环境的存在合拍, 达成相适相宜性, 有了感性自由走向理性自由的中介点。

  自律, 基于自在自主与自然自足, 又规约自在自主与自然自足, 可划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四者都起于生命基因的自然设计与自为调节, 不经潜意识和意识控制, 即可形成规律性与目的性自为。第二个层次是经潜意识和无意识调控的规律性与目的性行为。这有两种情形:一种是天性与本能所致;另一种是长期的理性化行为的内化所致。第三个层次是显意识的规律化与目的化行为。这三个层次的自律, 首先是对人而言, 其次是对间性关系中任何一方的要求。唯独如此, 才可能形成间性的自律, 才可能保证间性中的各方保持独立的本质, 保持自在自主与自然自足的自由, 进而达成平等的自律, 形成对生中的相律。由此可见, 自律是自发的自由向自觉的自由发展的跳板, 是本然性自由向天然性自由运进的桥梁。

  (二) 自觉的生态自由

  自律的发展, 形成自觉, 促长了自由的本质。自觉的自由, 实现了合规律合目的与自在自主自然自足的一致。合规律合目的, 是自由的机理与根由, 条件与机制, 前提与保证, 是自由本质的深层规定与内在需求。生命自在自主自然自足的自由, 进入感性与理性一致的区间后, 也就从自律始, 经由相律, 走向共律, 抵达公律, 生发全律, 趋向天律, 有了天然自觉的梯次性发展。在这种发展中, 生命以天合天, 呈现出自然与自足耦合天进的自由本质。

  相律, 起于律己中的律他, 成于律己与律他的一致。对生的双方或各方, 为保持相互的平等与系统的整一, 既形成自律又接受他律, 既律己又律他, 呈现出自由平衡发展的根缘。律己与律他, 是同时进行的, 是同一行为发生的两种调节效应。对生关系中的双方或各方, 从自身的根性、本性、天性出发, 形成规律性与目的性自为, 既内在地规范了己方, 也外在地规约了对方与各方, 形成了天然化的相律, 保障了自身、他者与群体协同生存的自由。

  这种相律有多种形式, 且递进生发。对生中的各方, 以自己根性、本性、天性的生发, 影响和参与他者根性、本性与天性的生发, 是为潜质的相律。各自规律性与目的性之生发, 影响和参与他者的规律性与目的性之生发, 为品质的相律。各自本然的行为尺度, 在形成律己的作用、显现自身的生态自由时, 也发散性地形成了律他的效应, 促成了他者的生态自由, 这是效能的相律。这三种相律的梯次展开, 形成了事物的耦合并进, 推进了各方动态平等的生态自由, 发展了群体动态中和的生态自由。

  相律趋向共律。事物间的对生, 发生相律, 以成平衡的生态系统。平衡系统的各部分, 互为存在条件, 互为生存支撑, 在互为因果中, 多向调校, 所发相律趋向共恰点, 同结衡生点, 可在匀生中初成共律。初成的共律, 给出了各部分平等相律的尺度, 初成了整一的自觉性自由, 提升了自然与自足理性序进的自由质地。

  公律, 起于共律的整一化。大系统的各部分, 在相抑相扬、相依相竞、相赢相胜的辩证耦合里, 实现了统筹兼顾, 产生了共适性、共利性、共通性、共趋性、共向性、共和性的运动, 形成了总摄大系统运进的公律, 即生态圈的规律性与目的性旋升的机理。公律, 是整一的组织力与调控力, 它给出了系统生发的规范, 协同了各部分的运行, 发展出生态圈的和旋性。现代生态圈, 主要由文化生态系统、社会生态系统、自然生态系统这三大部分对生而成的。三者的规律性与目的性, 构成了各自的共律。三种共律的对生, 在交集、相适、和合与整恰之中, 形成了生态圈的统一性机理, 即公律。大系统公律形成于生态中和, 运转于生态圈, 使之呈现出系统化的自然与自足, 扩展了自由生态。

  走向生态全律。如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所说, 人类精神是“地球上的最高的花朵”, 它有了自然所禀赋的认知理性和道德理性, 形成实践理性 (1) 。其生命活动从自律出发, 经由相律与共律, 形成公律, 走向全律, 实现系统的、整一的、整生的规律性与目的性, 以发展自由的自然性与自足性通进的质地。它有两个方面的发展:第一个方面是从合自身整生的规律性与目的性, 走向也合他者整生的规律性与目的性, 抵达更合系统整生的规律性与目的性;从合人类的规律性与目的性, 走向更合生态系统与自然世界的规律性与目的性。这种整生态与自然态的自觉, 从质与量两个方面, 提升了自由本质的自然性与自足性。第二个方面是从合自然之是, 走向合整一之是。是, 为规律性, 也含目的性, 为规律与目的之统称。人类的实事求是, 是行为合是的前提。人类的行为达成了科学的必然是、人文学的应该是、社会学的必须是、技术学的最好是、哲学的全然是通然是超然是的统一, 也就有了整一之是的规约, 趋向了旋通与超拔的自觉化自由。有此自由作支撑, 美生也就更具备完形性。

  趋向生态天律。生态自由, 以自然自足为本质, 也就是天成的、天赋的、天长的。它要形成跨越式发展, 则要突破相应的质域。在本然的质域里, 生态自由是一种自在自主式的自然自足状态。这是物种或曰人种的生态自由状态, 是本能与基因设定的自然化和自足化自由。人突破所属物种的自由尺度, 所在生境的自由场域, 在地球特别是天域中, 形成天然自足的自由本质, 形成天律和天理同一的自然自足化活动, 也就相应地提升了美生的自然化。

  (三) 自慧的生态自由

  自慧, 是自由的天然性和超然性诉求。自然, 以本然为普遍性意义, 以天然为高端层次的意义, 以超然为最高层次的意义。自然的意义越发展, 自足的质地越丰赡。自慧可通转天然与超然, 以达自然的高端, 以趋自足的顶端, 以登美生自然化的鳌头。人的活动在天然地合规律合目的之后, 达到超然地合规律合目的, 有两个方面的标识:一是合乎宇宙系的生态规律与自然规律, 形成全时空、跨时空与超时空的生态自由。这意味着人的整生性与自然性, 已然突破了物种生态位的局限, 突破了原有的地球生态域的局限, 突破了本宇宙生态域的局限, 突破了生命与生态存在的大限, 形成了更大自足态和更广自然域的生态自由, 形成了在宇宙系中超然永旋的生态自由。二是人的永旋性存在, 是随心所欲不逾矩的, 是完全自在自为的, 一派本然天然与超然的。这当是自由最高的自然与自足境界, 是自由的完全实现, 是美生的自然化大成。

  生命进入通律化与超律化的存在, 冲出了“热力学第二定律”的怪圈, 避开了物种灭绝与文明灭绝的宿命, 因超然整生而绝对自由。超然的自由, 是在超越相对性的规律与目的中形成的, 它不是一种摆脱规律与目的之存在。从根本上说, 它是在超然地顺应绝对性规律与目的中形成的。这种绝对性的生态规律, 是一种通律, 是一种大自然自旋生的规律。它是在有无相推相转中形成的, 智慧生命把握了自旋生规律的这一内核, 在随无生有中形成, 在离无随有中旋进, 在超然的自然自足中, 有了永生的自由, 有了超然美生的条件。

  自然与自足同进的自由本质, 是一个自旋生的结构。生物生命以本然的自由, 生发天然与超然的自由, 旋进大自然的本然自由。这就使大自然这一最大的生命, 从自发的自旋生, 走向了自觉的自旋生。生物生命与大自然生命, 在通联通转中, 都实现了超旋生, 其自然与自足耦合的自由本质, 也就日日新, 日日进, 终偕美生而永进。

  三、整生使自由通转为美生的属性

  自由从自在始, 经由自主与自显, 跨越自律与自觉, 抵达自慧, 形成了超循环的自然自足的本质。自然与自足, 是自由的通质。自由的所有层次, 都流通着自然与自足, 都相变着自然与自足。自在, 是自成其在, 自发其足, 自生其然;自主, 是不需傍依, 自使其然, 自使其足;自显, 是自彰本性, 自呈其然, 自展其足;自律, 是自循本性, 自守其然, 自衡其足;自觉, 为“蹈乎大方”, 自和天然, 天发其足;自慧, 是旋升大千, 超转天然, 通长其足。在生命的自然整生中, 自由与美生, 耦合地跨越了本然、天然、超然三个区间, 贯穿了整个生态史, 周转了整个存在史, 对应地实现了自然化的通旋与自足性通长。在这种通旋与通长中, 自由的本质规定, 通成了美生的本质属性与要求。

  自由, 作为自然与自足相生并进的生态, 是生命的规律性和目的性存在;整生, 作为完呈毕显大自然潜能的自足生态, 提供了自由生成的根本条件, 满足了自由增长的基本诉求, 是为自由的基础, 自由的根由, 自由的保证, 自由的动能。没有整生, 自由无从发展自然与自足的通质;没有整生的左牵右携, 自由与美生难以并肩天行与超旋周转;没有整生提供的同一性与同行性, 自由难以内化为美生的本质属性。

  整生是存在的本质, 可通发与通领自由与美生的联动, 并使前者通转为后者的本质属性。它既是最高的生态规律, 也是最高的生态目的。最高的自然整生, 统摄了一切社会系统的规律与目的, 所有生态系统的规律与目的, 整个自然界的规律与目的, 全部存在的规律与目的, 成为自由与美生共同的机理。生命处身其中, 是一种规律性与目的性一致的本元存在和本然存在, 并可望趋向天然性乃至超然性, 实现完然的自由与美生。自由与美生, 既必须也必然在整生中同发。有整生, 必有自由与美生;无整生, 自由与美生均难形成。离开整生, 生命的存在失去了本元与本然的规律性与目的性支撑, 失去了生境、环境、背景的整一化托载, 失去了系统化、天然化乃至超然化的生态规律性与生态目的性之保障, 会成为无规律无目的之存在, 会成为无关系无结构之存在, 也就无所谓生态自由了, 也就无所谓自由美生了。历史注定了自由与美生必须与整生同在、同行与同进, 方才会有生生不息的元力、元身与元神, 方能让自由秉承的大自然潜能, 通换为美生的本质属性。

  随着整生的天然化与超然化, 生命的自由度也递进地转换为美生度。从生命在物种里的整生, 到生物圈中的整生, 到生态圈中的整生, 到地球圈里的整生, 再到恒星系中的整生, 一直到星系、星系团、超星系团、宇宙、宇宙系里的整生, 其自然整生的时空域度和天然质度, 也就逐级发展, 并达极致。与此相应, 生命的本元性、本然性、天然性与超然性跟着增长, 逐步摆脱了必然性的控制, 获得了彻底的解放, 进入了无限自由的王国与永然美生的极境。这种无限自由, 也就转换成了永然美生的属性。

  整生牵引自由与美生天然通旋。在这种通旋中, 自由将自足与自然的质地, 通转为美生的本质属性, 促其自然化与天籁化, 美生则以天然整一的存在性, 提升了自由的自足与自然, 双方实现了互生与通长。

  • 大成 :
  • 1426479642
  • 小文 :
  • 1426479642

移动办公:17161073700

鹏程论文网提供MBA/MPA、经济管理、工商管理、教育管理、法律硕士、医学硕士、软件工程、在职硕士以及电子信息技术、计算机等各专业的硕士论文代写服务,还包括开题报告的撰写。 无需定金,信誉保证,当面交易,安全可靠 .

杂志库 更多>>
  • 官方微信